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2019年2月28日18:23:09 发表评论 786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悟空看着天边的晚霞,比天堂还要美。此时的他,思绪又飘回到多年前,在火焰山与紫霞分离的那一刻。

钻心的疼痛再次涌起,让他无法呼吸。悟空不明白,自己早已摒弃凡尘,追随师父取经,为何往事却总是浮现于心。

悟空很苦恼,他多次求助于唐僧,而师父每次只说:“凡尘皆虚幻,唯有取真经才是正道”。师父的说教难以让他平复。

这日,师徒来到西国。在这里,他们听说了L大夫,一位为旅人处理迷惘的人。师父建议悟空去见L大夫:“为师无法解除你的迷惘,但尘世医者或许可以。”

“L大夫是作甚的?”悟空抓抓脑袋:“罢了,见见也无妨。”

 

悟空走进咨询室

L大夫:你好,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吗?

悟空:是,我...。不,老孙不需要你帮,我是齐天大圣,只是有一些迷惘。

看上去悟空有些犹豫。他的表面看似骄傲,但言语间透露出的摇摆和迟疑,好像又流露着他内心的不确定感,但这也有可能因为是首次咨询,他和L大夫不熟悉的缘故。

L大夫:好的,大圣,那你有什么迷惘?

悟空:我已皈依佛门,一心取经,但不知为何总是会想到紫霞。(悟空感到胸口一阵憋闷)每次我都会告诫自己,取经才是正道,但她就是会跳出来。

L大夫:听上去很纠结,貌似心里有两个声音。一个告诉你要以取经为重,另一个却在不停提醒你,紫霞的存在?

悟空:是。(点头,接着又似突然触电般)不,我心里只有取经,我不能想她。

L大夫:(虽然有些犹豫,但还是决定鼓励悟空直面心中的冲突)大圣,能看出来这对你来说很难说出口。不过看上去,好像取经和紫霞在你心中都不能被忽视。

悟空: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,只觉得…

L大夫:只觉得两者不能共存?

悟空:唉,正是。取经才是我该做的,这是大义,我不该想起她,但…

L大夫:理智是一回事,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。

也许是因为感到自己被理解了,悟空抬起头直视L大夫。

悟空:正是。您说我该怎么办?紫霞也许还活着,我是该去打探她的消息,找她?还是继续与师父西行?

L大夫:(鼓励悟空)你愿意直面心中迷惘,真的不简单。我虽无法替你做决定,但我可以和你一起看看取经和紫霞,各自在你心里代表的意义。接下来也许你自己会有抉择,你愿意吗?

悟空:咦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悟空感到意外,也觉得新奇,因为他从未有“闲情雅致”去直面心中的这份冲突:何谓取经大义,何谓儿女情长

悟空:姑且一试吧。

悟空直面内心冲突

L大夫:你想先谈哪个,取经或紫霞?

悟空:呃,紫霞….不,取经吧。

他这是有多思念紫霞啊!L大夫心想。不过既然悟空选择先不去触碰这份感情,L大夫也会尊重他。

L大夫:我有一个提议,也许我们可以把“取经”想象成一个看得见的人或东西,把它请出来坐在对面,咱们一起和它谈一谈,看它对你意味着什么。

悟空:如此甚好,不过老孙有更好的办法。

悟空从脑后拔下一根猴毛,轻轻一吹,一个活生生的白发长者形象跃然于他对面的椅子上。

悟空:这就是他。

此长者鹤发童颜,一脸慈祥,但眉宇间又透着一股威严

L大夫:好的,此刻看着他坐在你面前,你有什么感觉

让人略感意外的是,这位鬼神皆惧的齐天大圣,此刻却沉默了。

他那双平日能看透一切魑魅魍魉的火眼金睛里,流露着迷茫、悲伤、愤怒、渴望,也噙着泪水。似有万千感受在其胸中翻滚,却无法言说。

L大夫:我注意到你眼中有泪?

悟空:不,不是泪,眼睛进沙了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他压抑了多少悲伤和渴望啊!看着悟空,L大夫既心疼又有些着急。但他知道此刻不能催促悟空去表达,因为悟空才是他自己感受的主人。情绪需要被耐心地听到,它背后隐藏的悲伤才能被抚平。

L大夫:不要紧,慢慢来。那此刻,有什么东西或者情思在你心中吗?

悟空:我觉得心中憋闷,有话要讲,却讲不出的感觉。

L大夫:委屈?

悟空:有一点。

L大夫:什么让你觉得委屈?可否详细些?

悟空:为什么所有的事,都要我来承担?

L大夫:能再多说一些吗?

悟空:自我从石中出世后,所有的责任都要我来承担,所有的人都需要我保护,保护花果山、降妖、伏魔,还有取经。(忍着泪水)我甚至为此放弃了紫霞,那个我最在乎的人。你知道在火焰山,不得不放开她的那一刻,我有多痛吗?

L大夫:我想那一定是让人最无奈的事吧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听闻此言,悟空的眼泪再也无法抑制。

悟空:我觉得活着好辛苦。我在石头里度过了无数个冰冷孤单的日日夜夜。出生后,虽说无父无母让人觉得自由快活,但却无人疼我,关心我。身边的人,要么只会向我求救,就像八戒和唐僧那样。要么就是像天庭能帮神仙一样,就会指责和评论我。

L大夫:你一直渴望有人能发自内心地关心你,爱你,对吗?

悟空:谁不想呢?

悟空存在明显的依恋创伤。L大夫决定在这里稍作停留,挖掘悟空过去被爱和关心的记忆,希望能帮助他找到安抚自己伤痛的资源

L大夫:那这一路走来,有谁曾经发自内心地,无条件地认可你,爱过你吗?

悟空:师父唐三藏算一个吧,虽然他唠叨死板,但凡事还是挺为我着想的,我现在依然记得当年他为我亲手缝虎皮裙的情景。还有八戒和师弟。虽然他们笨,但在患难时还是不离不弃的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L大夫试图将悟空理智层面的温暖记忆和感受进行连接,唯有这样,那份温暖的感觉才会持久。

L大夫:当你想到这些情景时,是什么感觉?

悟空:在心口,暖暖的。

L大夫:和这种感觉多待一会儿吧。

悟空用手摸着心口,放慢呼吸,感到一股暖流从胸口慢慢流向全身。

悟空:谢谢您,我从未有细细想过这些。

L大夫:所以我猜,正是因为这份温暖,你才会如此珍惜和师父师弟们的关系,才无法对他们不管不顾,对吗?

悟空:是的,因为他们都是我得来不易的羁绊和连接。孤单的日子,我真的受够了。(哽咽)

L大夫:是的,没什么比孤单更让人难受的了。

L大夫:(指着对面的白发老者)那他,取经在你心中又意味着什么呢?

悟空:天地的认可吧。我无父无母,也没有人认可我。我曾拜菩提老祖为师,难得的师徒缘分,结果我离开师门那天,他说以后他与我再无瓜葛,他抛弃了我。后来,天庭和满天神佛又容不下我。我被压在五指山下500年,好不容易熬出头后,师父和菩萨却一起用紧箍咒收拾我。

L大夫:每当想起这些,你是什么感觉呢?

悟空:没有人接纳和认可我,(脸上带着愤怒,眼中却闪着忧伤和失落)天地神佛越不接受我,我越要他们看到我,认可我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向往,是因为一直渴望被父母看到和认可也许当年正是因为这份渴望,这位桀骜不驯的美猴王才愿意在受了天庭“弼马温”之辱后,继续接受天庭招安式的“齐天大圣”封赏。

因为不管是什么封赏,都代表着他和天地(父母)的连接。但这种连接,却又是专治的,压抑情感的,缺乏关怀的。而愤怒,也恰恰来自于被父母忽视、贬低、否认之后的挫败感所以,当年他才会大闹天宫,就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一样,要让父母看到和认可自己。

L大夫:所以听上去,取经能让你在天地面前证明自己吗?悟空:完成了取经,我便修成正果,便得到天地和苍生的认可。(叹息)悟空:可我却为此抛弃了紫霞。她是唯一无条件认可我,喜欢我的人,即使我骗了她,她仍对我不离不弃。(眼中满是自责)

L大夫:我能感到你对她的内疚,但也能体会到你对被认可的渴求,这一定很让你很纠结吧?

悟空:是,我无数次梦见紫霞,梦见分别的那一刻她说的话:“我的意中人,是位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。” 可我猜中了开头,却没猜中这结局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说到此,这位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猴王哭得像个孩子。

L大夫静静地看着悟空。此刻的悟空,正在勇敢面对自己内心“忠孝爱不能三全”的冲突他需要的是关注和陪伴不知过了多久,悟空渐渐平静下来。

悟空:先生,多谢你。

L大夫:为什么突然谢我?

悟空:我一直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止水。谁想今日,再想到紫霞和过去时,会有如此反应。我第一次像今日这番,清楚地看到心中对取经的这份执着,对紫霞的这份内疚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悟空会采用隔离的方式处理对紫霞的思念,以回避感情与取经的冲突引发的不安,这并不让L大夫感到意外。

可能是因为打小悟空的情感和需要就无人关注,加上在大唐的文化里,并不鼓励男性表达脆弱,所以他在很早的时候就把自己体验和表达情绪的通道关闭了

而后,他在自己的外面建了一层锁子黄金甲,把那个需要爱抚的脆弱小猴子包裹在其中。这种隔离和自我保护的情绪和冲突处理方式,会影响到他和紫霞的沟通吗?L大夫心中不禁泛起一系列好奇。只是,L大夫并不打算现在就和悟空讨论这个问题,因为当下他需要帮助悟空继续整理与“取经”及紫霞之间的情绪纠缠,为这轮“对话”收尾。

L大夫:那如果现在有机会跟“取经”说一段你最想的说的话,你会说什么呢?

悟空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白发老者,突然意识到为何在自己心中,他是这幅模样。白色的胡须和头发,慈祥的面容,不正是自己在无数个梦里梦见的温暖的父亲的模样吗?而他眉宇间的那股威严,不也正是天地带给自己那种既想触及又高不可攀的感觉吗?

悟空在犹豫,好似一个孩子面对久未谋面的父亲,心中既有千言万语,又因担心父亲听后的反应而不敢言说。

L大夫看出了悟空的犹豫。

L大夫:这一定不容易,但不管如何,今天你正在勇敢的面对他。

L大夫的支持,打消了悟空心中最后一丝犹豫。他终于开口,对着天地——他的父母说出了一直埋在心中的话。

悟空:(对着坐在面前的白发老者形象)这几百年来我一直在努力,我想证明自己值得存在,值得被你看到和认可。我也一直那么渴望有人能听到我的悲伤。你知道吗?我多希望在自己感到疲惫和孤独时,有人可以安慰我,但一直都没有。每当此时,我就特别恨你,恨你当年捉弄我。(悟空尝试调整情绪)但是,我知道你仍是我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我会继续完成取经大任,不只是为了天下苍生的大义和我自己,也为了师父和师弟们,因为他们都是我来之不易的羁绊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L大夫:对紫霞,你有话想说吗?

悟空:有。

悟空拔下另一根毫毛轻吹一口气,紫霞的形象跃然于眼前

悟空:(叹了一口气,对着坐在面前的紫霞的形象)紫霞,过去这些年,我一直在躲,但今天我不再逃避。我真的很想念你,在乎你,否则这些年我也不会总想到你。我要谢谢那时你给我的信任,给我的爱恋,即使我当年编了那么大的谎言骗你。

悟空:(忍住眼泪)我还要跟你说声对不起,抱歉当时的我对感情并不坦诚,我欺骗了你,让你受尽了委屈和侮辱。也许你已经转世投胎了吧,只希望来生有机会,你我能再续前缘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悟空的勇气,让L大夫感到吃惊,他勇敢地完成了与紫霞的道爱、道谢、道歉和道别

L大夫知道,他们的咨询可以结束了。

L大夫:大圣,再会。

悟空:谢谢你。(与L大夫拱手道别)

悟空:(出门前转头微笑着说)还有,先生,如若后会有期,就叫我悟空吧。

 

悟空回归取经小队

悟空回去后,唐僧发现自己的大弟子好像平静了许多。他问悟空其中缘由,悟空没有分享太多与L大夫咨询的细节,只告诉师父自己对取经和紫霞的心情已清晰许多。

唐僧听后微微点点头:“善哉善哉”。

而八戒,在门后偷偷听到了大师兄和师父的谈话。后来,他偷偷告诉悟空,他从某些妖怪那里打听到,那日紫霞从火焰山落下山崖后,被菩提老祖所救,后一直在老祖的道场——灵台方寸山修行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“这个消息是确切的,大师兄。之前我不敢告诉你,但今日我觉得可以跟你说了”,八戒说完后默默转身走开了,没想平日看上去呆呆的他对感情竟有如此及细腻的一面。这个消息,在悟空刚恢复平静的心中再次掀起无尽波澜。之后数日,他失眠了,他在纠结:是去找紫霞?还是继续踏上取经之旅?踌躇不定的悟空去找师父,唐僧说:“依你所愿,做你想做之事,能让你心中再无迷惘便可。”“多谢师父”,此时的悟空,心中已有决定:他要见紫霞一面。不管将来能否再续前缘,他需要给这段关系一个说法,一个仪式。他像往常一样叮嘱完八戒和沙僧后,驾着七彩祥云,往灵台方寸山去了。

 

当悟空和紫霞走进心理咨询室(上)

 

作者简介:刘亮。同济大学医学博士,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联合培养博士,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注册系统注册心理师,现任同济大学附属精神卫生中心(筹)暨上海市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主任。中德高级家庭治疗师连续培训项目(第八期)中方教员,“四季”家庭治疗全国课程项目负责人。

来源:转自微信公众号(临床心理Dr刘亮),本文图片均整理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。

历史上的今天
二月
28
心理学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