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医生讲故事

2018年1月17日17:04:46来源:摘自 吴和鸣“子和心理”心理医生讲故事已关闭评论 712

心理医生讲故事

空中飞人

心理医生讲故事

有这样一个杂技表演:在一个高点经过来回振荡,获得了足够的势能后,再荡向另一个高点。在两个高点之间的那段时间,他是悬在半空的。吴医生用这样一种状态形容青春期:一方面是我们刚刚丢开的童年、家庭,另一方面是我们还没来得及抓住的事业基础、生活等,这是一种飘浮不定、没有着落的感觉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碰到了许多问题:逐渐与父母分离、学习压力加大、开始接触社会、性发育问题、情感问题等等,因此出现杂念是必然的,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。

学会与“杂念”共处

心理医生讲故事

有许多找到吴医生咨询的大学生。高中生,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:杂念。他们发现自己不像以前那样,能够聚精会神地学习了,注意力老是不能集中,老是有许多杂念,为此苦恼不堪。他们问:怎样才能把杂念连根铲除?

吴医生这样解释:我如果请大家举手,大家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,可我如果要大家改变自己的心跳,大家能做到吗?有些东西可以改变,有些东西却不能改变。我们不能改变自己的心跳,我们也不能立刻让自己变得有信心,我们能改变的是自己的行为,我们能控制的也只有自己的行为。

杂念就是这样不能轻易被消除的东西。它是我们自我意识的觉醒。我们对待杂念的态度,不是像对待敌人一样,千方百计地要把它消除,而是把它看作自己的一部分,学会去理解它,与它共处。

鬼在你心中

心理医生讲故事

许多人都说他(她)在上课的时候或走路的时候,发现别人在用眼睛的余光源自己。于是想,别人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呀;他吐了一口痰,肯定是厌恶我。当自己也控制不住地用余光去瞟别人时,又想,他会不会认为我不正经呀,他肯定对我有意见,看,他的胳膊又伸过来了……于是再也不肯抬起头来与别人正视,也因此丧失了正常的交往机会。这就是青春期特有的一种心理问题:对视恐怖。

吴医生讲了一个故事。有一对夫妻,妻子因病卧床不起。临死前对丈夫说,我死了之后不许你再找别的女人,否则,我做了厉鬼也不饶你。在死后的头几年,这人倒也循规蹈矩。可日子长了,哪耐得住寂寞?便又找了一个情人,两人频频约会。可每次约会回来,就发现他的妻子真的变成了厉鬼,来找他算帐,弄得他整天心神不宁,寝食难安。为此,他请了一位高僧给他镇邪。高僧听他讲完前因后果,便送他一秘方:当厉鬼再来纠缠时,你随手抓一把黄豆,让她说有多少颗,如果说对了,就不要再去找女人幽会,如果说错了,就证明这个鬼也没什么本事,尽可放心。

他回去依法从事。从此,那女鬼就再也没有来过。

鬼在哪里呢?就在他自己身上。因为他幽会的时候,想起妻子临终前说过的话,引起了他的内疚感,是另一个自己变成了厉鬼来惩罚自己。在抓黄豆的时候,他自己并不知道黄豆的颗数,因此那厉鬼也不知道。

所谓的余光,也是我们身上的另一个我——自我意识对自己的审视与评价。

照镜子与自信心

心理医生讲故事

在谈到自信心的时候,吴医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。有一个人,每天早上总是先照照镜子,才去开始一天的生活。他每次看到的都是一张头发松散眼睛血红的脸,于是既不想上课,也不愿意与人交往,渐渐地,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了无生趣,于是总是发脾气。后来,他偶然一天没有去照镜子,而是先洗脸,然后穿好衣服,再来到镜子面前。这一次他看到一张很青春、很活泼的男孩子的脸。

自信心的建立,不见得要改变我们自己,而是改变我们看自己的方式。

水不盈科,不行

心理医生讲故事

“盈”是充满的意思,“科”是坑的意思,“不行”指不往前走。即水能够流多远,取决于前面的地面是否光滑。如果前面是坑坑洼洼的,那就必须先把前面的坑填满,才能往前走。

人的心理状态也是如此。当一个人有某种需要没有得到满足时,他首要的目标就是满足需要。一个被关在暗室里饿了几天的人,把他放在王府井大街,他最先寻找的绝对是吃的,而不是满街的衣服、金银首饰。一个缺乏尊重的人,就特别需要别人的赞美;一个小时候缺乏爱的人,他以后生活的全部重心也许就是对爱的追寻。

关注公众号免费领取电子书
心理学网